重要导航

关心下一代周报

当前位置 江苏少年网 > 正文

感情的盒子

日期:2017-10-31 浏览:51来源:

感情的盒子


    ​我从来不曾看过外祖母搂抱我母亲,母亲也从不曾对我说她爱我。我们是从现实生活里点点滴滴琐琐碎碎的大事小事里,含蓄地感受到对方的爱,那种爱好像是隔了一层纱布似的,你知道它在,可是朦朦胧胧,看得不甚清楚。有时,心里有事想说,却不知道纱布后面是怎样的一种光景,便憋住不说,憋着憋着,便没说。

    ​身为人母后,我刻意揭开那层若隐若现的纱布,清楚明白地把爱写在脸上,挂在口里。孩子们小的时候,我搂他们亲他们,明明白白地传达我的爱;现在他们长大了,我依然不时搂他们亲他们,清清楚楚地表达我的爱。

    ​由于我从来不曾把长者的威严做成面具挂在脸上,孩子们都把我看成“感情的盒子”,心中有不平、有愤怒、有恐惧、有忧愁,他们会毫不迟疑地开启“感情的盒子”,如数倾泻。我呢,就会据理分析,为他们排难解忧;如果他们心中有快乐、有骄傲、有得意、有欢喜,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打开“感情的盒子”,悉数放置,和我分享。

    ​他们养成了习惯,一回家,便飞奔着找妈妈倾诉。

    ​我总在听,耐心地听,专注地听;他们总在说,尽情地说,放心地说。我因此像多长了几双眼睛,把他们在外面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,一般人只知道说话是一门艺术,殊不知聆听更是艺术。

    ​不同年龄的孩子,有着不同的问题,自从进入幼儿园开始有了较为复杂的人际关系,问题便纷至沓来。这些问题在成人的眼中是不值一提的鸡毛蒜皮,在他们的心里却比天更大,因此,成人在聆听时,便得拿出耐心和诚意了。

    ​有一回,文思泉涌,我坐在电脑前飞快地敲打键盘撰写小说,正写到节骨眼上时,初上中学的女儿回来了,直闯书房,满脸都是想要倾诉的表情。我一如既往地转向她,听她诉说。然而不讳言,在那一刻我整颗心都悬在那篇写到半途的小说上,一双耳朵,半开半闭,模糊中只知道她讲的是朋友间惯有的小纠纷。我只想快点结束谈话,好回返小说的世界中,口里“咿咿哦哦”地虚应着。女儿说着说着忽然停了下来,我于是抓紧机会下判词:“既然是场误会,你找她解释清楚,不就得了吗?”她睁着一双清澈的眸子,静静地看着我,没有再说话。我立刻如释重负地为我俩的谈话打上了句

号:“妈妈很忙,改天再和你谈,好吗?”她静静地站起来,走开了。

    ​当天晚上,便在枕头边看到她的一封短信:

    ​“妈妈,我觉得很寂寞,又很无助。我有心事找您谈,您却毫无诚意地敷衍我。您常常说您是我们感情的盒子,可是,盒子里却装满了其他的东西,我心里的话根本就倒不进去。当您随随便便地应着时,我知道您其实根本就没有在听,那一刻,您知道我有多难过吗?”

    ​字字句句,就好像是玻璃弹子,一颗一颗地打在我的眼上心上,奇痛无比。我冲去她的房间,她已睡着了,白晢的脸上,残留着寂寞的痕迹。

    ​她把心中的话,都去和周公说了。我站在她的床边,凝视着她,良久、良久,心里默默地说:

    ​“对不起啊!宝贝对不起!”从此,孩子有话对我说,我总立刻关掉电脑,开放心扉。我常常为了节省时间而在许多事情上一心二用,唯独在聆听时,我一心一意。

    ​我们不能让孩子的心无所依归地流浪。孩子如果有一颗“流浪”的心,他们的身体,也会服从他们的心。那时,身为母亲的,也许便会悒悒地变成一头“长颈鹿”,日日夜夜“倚门盼儿归”了。

    ​现在,成长、成熟了的孩子,也为我淮备了一个“感情的盒子”,让我不时把心中的快乐、骄傲、得意、欢喜放进去;也让我偶尔将心中的不平、愤怒、恐惧、忧愁倒进去。

    ​我们“感情的盒子”长年长日地为对方开启着。

    ​有一天,当我成了鸡皮鹤发的耄耋老人,我的孩子,也将六七十岁了。我想,到了那时,我依然还是会以我多皱的手摩娑着他们多皱的脸,说:“宝宝,我爱你们!”

    ​我家老二,还为我绘了一幅美丽的“蓝图”,他说,他会每天都将我哄得开开心心,当我年届一百时,看上去像是半百的人,他呢,六十八岁却像八十六岁,他带我出门,别人以为他是我老爸,这样一来,当他喂我东西时,就没有人会取笑我了。

0个赞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