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要导航

关心下一代周报

当前位置 江苏少年网 > 正文

剃家老陆(滨海中学高二(5)班 李 盎)

日期:2017-11-09 浏览:36来源:

剃家老陆

滨海中学高二(5)班 李 盎

    

    我们镇的人熟知西街,后来新建了一条东街,许多拆迁户搬离西街,跑到东街去了,而老陆仍守在那儿。

    老陆是西街的剃家。听说他小时是流浪儿,被一剃发师傅收留做徒弟。师傅去世后,老陆自食其力,开了家属于自己的门店,挂牌“老陆理发”。随着西街大规模的拆迁,老陆的门店只剩一间。东街的一些理发门店装潢气派,店内设计酷炫而时尚,门口再挂上几只大灯笼,很能吸引人的眼球。

    不过不少人还是会选择老陆家,尤其是上了年纪的,没事夹把蒲扇,到老陆家泡杯龙井,叙叙旧事,顺便欣赏老陆炉火纯青的手艺,他们说喜欢听老陆理发时剃刀跟发丝交织时发出的咔哧咔哧声。待老陆闲下来,再将上一局,日子过得平淡而踏实。

    有人提议说,老陆啊,年轻大了,收个徒弟啥的,替替手脚噢,老陆抿嘴一笑,什么也不说。还有人理发完会多留下几个钱,老陆默默记下,待人家下次来,便不收费了。

    那晚,老陆睡得正香,突然有人喊:救命啊,着火啦!他起身跑出去,一家文具用品店烧着了,那火那烟让整条街的人一辈子都忘不了。老陆报警、扑火,头发被火苗燎没了,一只脚被倒下的书架砸伤了,手臂被什么硬物划了长长的口子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老陆家挤满了人,有感谢的,有打听着火情况的,更重要的是那晚烧死了一个人,已经面目全非,死者家属想请老陆为死者整理遗容,好让死者体面入土。老陆走出房间,蹲在一棵老树下,取出一支香烟,深深地吸上。“能吗?老陆……”死者家属颤巍巍地问。老陆皱皱眉,再深吸一口,他的老哥上前劝道:“老陆,你可别糊涂,你这手是给人剃头的,可不是去摸死人脸的。摸过死人脸,以后谁还到你这剃头啊,大家可都图个吉利呢。你别钻钱眼里去了啊!”老陆缓缓站起:“老哥,死者为大,这忙,我帮了。以后我的生意顺其自然吧。”说完,老陆走进店里收拾一下需用到的物什,跟着死者亲属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来到一个大仓库,老陆不慌不忙地烧水、洗脸、洗头、修面、理发,一点也不马虎。结束后,他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日子悄无声息地往前走,来老陆店里理发的人越来越少,下棋喝茶的也少了,每天傍晚总会看到老陆抽着烟,独自在新街道上散步。一个秋日,老陆摘了“老陆理发”的牌子,再后来,西街店面全部拆迁,所有人都搬离了,老陆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几年后,有人说在新疆见着老陆了,他在名为“老陆一剪”的店铺里帮人理发,那咔哧咔哧声又响起来了。

指导老师:朱清云


0个赞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