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要导航

关心下一代周报

当前位置 江苏少年网 > 正文

牵一只蜗牛去散步

日期:2018-02-01 浏览:101来源:

牵一只蜗牛去散步

 海门 花玉娟

    灿灿,你听得清楚吗?

    灿灿,你在等什么?叫你回答问题呢!

    我从讲台一步步走向她的座位,不断地提高音量发问。她一副熟视无睹的表情,嘴唇在动,嗫嚅着,就是不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这么简单的问题她竟然答不出来!我看不到自己的表情,难道她也看不出我的不耐烦吗?

    一脸气愤地回到办公室,跟班主任谈起了灿灿。班主任对我挥挥手,示意我别再说下去,她指了指耳朵,又摇了摇头。我立刻明白了。孩子的表现有了合理的解释,我的急躁态度却显得有些名不正言不顺。

    回想课堂上的咄咄逼人,我真的很愧疚,我连起码的等待也没有给她。台湾作家张文亮在《牵一只蜗牛去散步》中说:上帝给我一个任务,叫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。我不能走得太快,蜗牛已经尽力爬,每次总是挪那么一点点。我催它,我唬它,我责备它,蜗牛用抱歉的眼光看着我,仿佛说:“人家已经尽了全力!”我拉它,我扯它,我甚至想踢它,蜗牛受了伤,它流着汗,喘着气,往前爬……

    作为一个老师,想到自己“走得太快”曾让多少“蜗牛”受伤,我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。那天,佳怡的语文家作没有完成,我用高高在上的嘴脸,逼问她双休日的行踪,无视她无措的神情,连续催着她回答;那天,娟儿的作文发表了,我打着关心的旗号打听她的家庭情况,不管她满脸的羞愧,直到她告诉我母亲不识字,哥哥已经夭折……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我毫不顾及孩子的迟疑与忧虑,硬是拉扯着他们往前跑。

    佳炜是个内向的男孩,课上请他站起来回答问题,他半天都说不出什么,我就匆匆让他坐下去;课后找他聊天,他也是吞吞吐吐说不好,因此都是我一个人在噼里啪啦地讲。我不再喊他回答问题,甚至不再听他说话,他真的太木讷了!

    直到不久前的校运动会,我看着他像一匹骏马驰骋在跑道,一个人轻轻松松包揽了400米、800米的冠军,全校师生都为他欢呼。我惊呆了,这个冲到我面前高高举手做出胜利手势的活力男孩,跟我认识的佳炜判若两人。他的得意笑容,狠狠教训了我的自以为是、我的先入为主。我该羞愧,没有等到孩子发光的时刻,就轻易给他下了判断。原来上帝是叫蜗牛牵我去散步!

    龙应台曾这样写:我,坐在斜阳浅照的石阶上,望着这个眼睛清亮的小孩专心地做一件事,是的,我愿意等上一辈子的时间,让他从从容容地把这个蝴蝶结扎好,用他五岁的手指。孩子,你慢慢来,慢慢来。

    是的,长长的路,要慢慢地走,又何止是孩子!


0个赞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