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要导航

关心下一代周报

当前位置 江苏少年网 > 正文

抉 择

日期:2018-02-27 浏览:215来源:

抉 择

海门  花玉娟

    我为我的一次抉择深感不安。

    作文课上,燕儿写了一篇作文,讲述了她的家庭情况: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,她很难过,特别怕别人知道她没有妈妈,但打工的爸爸常回家看她,姐姐照顾她,亲戚们也给了她很多关怀。她在文中说:我们未出生前都是一个个苹果,因为我们太可爱被上帝咬了一口,这些苹果长大后注定要变成单翼天使。虽然过早尝到了命运的苦涩与酸辛,但我们也更早地懂得了勇敢面对生活中的困境。我边读边掉眼泪,没想到这个爱笑的女孩竟然经历了这么多,感情如此细腻。

    我给她这篇作文改了个题目——幸福的单翼天使,发给了《海门教育周刊》。投稿之前我犹豫了一下,文章一旦登出来就意味着大家都会知道她的不幸,会不会影响她的生活?但又想,她既然勇敢地写出来了,就应该能接受这个事实了,她那么努力写作,应该给她一点成功感。带着隐隐的不安,我把指导老师的名字删去了。

    两年前,班上来了一位云南的女孩馨颖,爱读书爱写作,我很喜欢她写的东西。有一次读她的作文我了解到,她的爸爸妈妈离婚了,她判给了妈妈。妈妈四处打工,日子过得很艰难,平时都是外婆在照顾她。文章写得很感人,完全达到了发表的水平。可她找到我,说她不想让人知道她的家庭情况,我答应了。第二个学期她就回了云南,直到今天她还常常打电话问候我,我们成了朋友。

    燕儿的作文果然登了出来。我小心翼翼地告诉了她这个消息,她很高兴。看着她灿烂的笑容,我的心终于安了。像是得到了允许,我在班级群里、教室里都宣布了这个好消息,但没有在班上读这篇文章。报纸到了,我只拿了一份给她,没有再发给其他学生阅读。我脑子里一直清晰地印着她作文里的句子:我不仅失去了爱我的妈妈,还得忍受别人在得知我没有妈妈后同情的眼神,忍受别的同学谈及爸爸妈妈时自豪的表情,他们的话像一根针,深深扎在我的心上。

    这个句子也一直在敲打着我的心。我窥探着她的反应,生怕这个自作主张的行为伤害了她。但她似乎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,笑着翻看报纸。

    晚自习,孩子们都在做作业,我站在教室中间的过道里无意间看到燕儿满脸通红,一只手用力甩着笔,另一只手紧紧捏着笔套,大概是怕我看见,她低垂着眼睛,扭头向后面的同学小声嘀咕了一句,赶紧又转过头去。后面的男生递了一支笔给她,她快速地接了过来,脸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尴尬。我突然有一种被锐器击中的感觉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这个瘦小的女孩内心的脆弱与要强远不是我能想像的,也绝不是她表露出来的那般坦然与不在乎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我找了个机会想对她说声抱歉。可当她站在我面前,我在她澄澈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伪善,瞬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。我搪塞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,匆忙逃回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我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无法弥补的错误,即使我在文章中隐去了自己的名字,即使我没有大声宣读文章,即使我没有再将报纸拿给任何人看,都徒劳。那种感觉就像是我最爱吃的鱼,却无情地将刺刺向了我,死死地卡着我的喉咙。

    中午吃饭时间我偷偷溜到教室,将两支黑色的笔芯塞进了燕儿的笔袋。我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,我甚至不敢让她知道是我给的笔芯,我怕再看到她脸上尴尬的红晕。庆幸的是,教室里没有明镜高悬,不然我将无处遁形。

    如果再次面临抉择,在发表作文与保留尊严之间,在让人羡慕的荣誉与毫无负担的快乐之间,我宁愿牺牲一个孩子成为作家的希望,也要给孩子一个真正快乐的人生。


0个赞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