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要导航

关心下一代周报

当前位置 江苏少年网 > 正文

(“冰凌花”故事分享)我要做一个好学生、好儿子

日期:2018-06-12 浏览:34来源:

我要做一个好学生、好儿子


    我叫蔡金星,2009年出生,现就读于盐城市第三小学。

    我们家是重组家庭,妈妈生我时已经38岁了,爸爸年龄更大,45岁。我在医院出生了,亲戚朋友去探望妈妈时嘀咕:“这孩子不会是哑巴吧?一天到晚总不见出声!”父母也很紧张,医生检查说我的听力没有问题,不过后续需要家长密切重视。

    有些孩子天生有一些缺陷,也许我也是当中的一个吧。我直到四岁还不会说话,也不会喊爸爸、妈妈,邻居都说我是小哑巴,可是爸爸妈妈带我去了好几家医院,医生都说没问题。到了入园年龄,附近的幼儿园不愿意接收我这个特殊的孩子,最终耐不住父母的哀求,勉强答应让我试读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有了同伴,我对周围的一切好奇起来。我想知道那个漂亮的老师讲了什么,让小伙伴们笑得前俯后仰;我想知道,小朋友们嘴巴张来张去在说什么……

    突然有一天,远远看到来接我放学的妈妈,我的嘴里蹦出了“妈妈”两个字,我至今都记得当时妈妈那张流泪的脸庞。回家的路上,妈妈一会儿让我叫她一声,一会儿让我叫她一声。“我儿子会讲话了,他不是哑巴!”回到小区,妈妈逢人就说这句话,她生怕别人不相信,不停地让我叫给别人听。或许我也想证明自己吧,一路“妈妈、妈妈”地喊着回了家。我刚开始学说话时不太流利,只能两个字、三个字地说。为了让我尽快学会与人交流,妈妈每天都陪我讲话,买了许多彩图故事书,每天读故事给我听,还专门买了“天线宝宝”“花园宝宝”等光盘,让我跟着学。我的语言能力进步很快,不到一学期,我已经可以叫出班里每个小朋友的名字,和他们正常交流了。  

    据妈妈讲,我尽管说话迟,但对文字的敏感度很高。上学放学的路上,我总是不停地问妈妈“这个是什么字?那个字读什么?”妈妈也总是不厌其烦地教我。有一次妈妈给我读故事时,要求我在旁边一起看书,我指出妈妈读错的一个字,妈妈吃了一惊:“你怎么知道妈妈读的是错的?”我自豪地说:“这个字昨天看电视的时候我见过,播音员和你说的不一样!”发现我的这一特长后,妈妈开始教我认字,先是一些简单的,后来是一些古诗,再到后来,妈妈把新买的故事书直接扔给我,“拿去读吧,不认识的字自己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一年级新生报道时,别人都是爸爸、妈妈、爷爷、奶奶挤到公告栏前面找孩子的名字和班级,只有我妈妈让我自己去找自己的班级。周围的大人们都觉得不可思议,“这个孩子居然认识这么多字!”这事被老师知道了,特地让我读全班小朋友的名字,当然读错了不少,但这也足够让老师和同学们吃惊了。于是,从一年级起,每天带领同学们读课文的光荣任务就交给了我!我的各科成绩都很好,爸爸妈妈也非常欣慰。

    上了小学之后,我每天的生活就规律起来。早上5:00,妈妈准时叫我起床,我利用妈妈做饭的时间读一些书,吃完早餐,再用大约用半小时看一看昨天老师讲的内容、预习老师今天要讲的内容,然后出门乘校车上学,所以学起课上的内容比较轻松。星期六,我喜欢找朋友一起玩,星期天就待在家里,把这星期学过的内容复习一遍,提前背一背下面要学的新内容。经过我的努力学习,每学期都被评为“三好学生”。

    今年我十岁了,已经能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:整理自己的物品、床铺,打扫卫生,帮家里做家务事,如收拾餐桌、清洗餐具等,也能控制好自己游玩的时间。

    老师说我就像那小小的冰凌花,穿过冰雪、冒着严寒,尽管生长缓慢,但最终傲然开放。我的目标是做爸妈可爱、懂事、能干的好儿子,做老师同学喜欢的好学生!

( 口述:蔡金星、李云巧(蔡金星妈妈)撰稿:郑荣干)

(蔡金星获得2017年度《关心下一代周报》“冰凌花”奖学金一等奖)


0个赞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