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要导航

关心下一代周报

当前位置 江苏少年网 > 正文

无衣(新沂市高流初级中学三友斋文学社八(6)班 袁萌)

日期:2018-07-09 浏览:29来源:

无衣

新沂市高流初级中学三友斋文学社八(6)班 袁萌


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。与子同仇!

岂曰无衣?与子同泽。王于兴师,修我矛戟。与子偕作!

岂曰无衣?与子同裳。王于兴师,修我甲兵。与子偕行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────《诗经·秦风·无衣》

    祭过河神,就要上路了。

    高渐离筑声渐响,乐曲声起。深秋的风翻卷衣袂,如蛇般的寒意顺着手背向上潜伏,最终直抵人心。易水河幽邃冷冽,漂着泛黄的落叶。荆轲和着乐曲而歌,歌声慷慨激昂,夹杂着战火的硝烟。乐声中的“商”调使人悲痛流涕,“羽”调的高亢激越则使壮士动容,送行的人无不闻歌而泣,湿了衣襟。

    见远处飞鸿南去,荆轲饮尽一杯烈酒,唱道: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!”乐师换了战歌,气氛昂扬起来,鼓手手中的锤有力地击打着鼓面,每击一下,众人的心便震一下。鼓点愈来愈急,众人的心也跳得愈来愈快,似乎是要跳出胸膛,跳出这具肉体,跳出这个秦王政跋扈的世间。他们心中似有一股野火,直要烧到大秦!烧到咸阳宫!烧到秦王身上去!

    许是心火使之,荆轲的怒发撑起了他的帽子。再看士兵,也皆是一派怒发冲冠之势。

    坐席上的英雄壮士为荆轲高歌:风声萧萧地吹啊,易水寒气袭人,壮士在此远去呵,不完成任务誓不回还!又一阵秋风袭来,吹得几人发带翻飞,却再吹不动那些沉重的衣袂。

    岸边,候着一辆车。曲罢,荆轲登车而去,终不复顾,直驱向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日后,一士兵来报:荆轲刺秦未果,负伤后为秦侍卫所杀。

    后有墓联曰:身入狼邦,壮志匹夫生死外;心存燕国,萧寒易水古今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指导老师:谢超


0个赞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