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cument
网站首页 少儿社区 磨刀老人

磨刀老人

发布时间:2018-10-11 来源: 分享

听到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,我总疑心是磨刀老头的磨刀声。他是我的好朋友。头发已经半白,满脸沟壑纵横。他总是扛着一条长长的凳子,穿梭在大街小巷中。他磨完的刀,总是那么雪亮,映着他黝黑沧桑的险。

最爱看的便是他磨刀。提着一条长长的凳子,稳稳地放在地上,跨着坐在这圆润发黑的凳子上,两脚稳稳地撑在地上,一只手握住乌黑发亮的磨刀石,另一只手拿着一把锈迹斑驳的旧刀。不一会儿,刀变得明亮晃眼,锋利无比。真佩服他,一得空,我就会跑过去看他磨刀。

他总是穿着一身缀满补丁的衣服,虽然旧了一点,但总是整齐干净。推着一辆老式自行车哼着小曲,他穿梭在大街小巷中。听街坊邻居说,他的生活困窘不已,总要靠别人接济才能勉强过日子。我很好奇,为什么生活困窘至此,他还能如此自得地磨好每一把刀?

我拿着家里的旧刀找他,蹲在一旁看着他磨刀。 “爷爷,你这刀磨得可比你的人亮多了。”我小心地询问。他并没有回答,仍旧磨着那把刀。片刻之后,那旧刀又变得雪亮锋利。阳光之下,晃眼。雪亮的刀片映着他苍老的脸,黝黑似炭,沟壑似槁木,明暗分明。 “是亮多啦。”他悠悠地回答,满脸得意。“那你……”我忍不住发问。他似乎看出来我的疑问,“我的日子是苦了点,但是家家用着我磨的刀,做香喷喷的饭菜,过上红红火火的日子。我爹把这门活计传给我,我就要把它做好。这刀是我的理想、希望,我的刀是最锋利的。这么想着,我的日子苦点又算什么呢?”

“阿伯,磨刀嘞!”隔壁阿嫂唤着爷爷。他提着那条长长的凳子,悠悠地走了。阳光下,影子被拉得很长。我想着他的话: “这么想着我的日子苦点又算什么呢?”

诚然,生活和理想之间总是有差距的。大多数人因为这中间的差距而放弃追逐梦想,但是如果内心能这么一直明亮下去,生活再暗点又何妨?

作者 吴敏

原载《淮北中学报》总第128期(江苏省淮北中学)(泗洪县)

编辑 凌雪峰


0

评论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