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cument

老村新景

发布时间:2018-09-29 来源: 分享


无锡市大桥实验学校五(4)班 李卓航

车子飞驰在宽敞的高速公路上,我戴着耳机听着歌,眼睛不时看看窗外的风景,心里很是惬意。当听到大伯说:“到洋河了!”我的心不由得一紧:“哎呀,不会马上就要坐那颠来颠去的‘摇摇车’了吧!”可出了收费站,路还是那么平稳,与高速路上一点差别也没有。我不由好奇起来,于是摇下车窗向外望去:怎么是一片开阔的大道?我是不是“走错了片场”?那土路十八颠哪去了?这时候大伯说:“果果,‘摇摇车’没有啦,老家的柏油路这两年都铺好了。”我这才恍然大悟。

我的老家是一个在地图上找不到坐标的小村庄,除了镇上的洋河酒远近闻名外,似乎再也找不到它的一点好了。爸爸妈妈跟我一提到老家这个词,我想到的就是那风雨飘摇的茅草屋,那简单破旧、臭气熏天的“茅坑”,还有那泥泞不堪、颠簸无比的道路。

记得五岁时我第一次和爸爸回老家,那是夏天,雨说来就来,我们前脚进家门,后脚大雨就倾盆而下,一粒粒犹如黄豆般的雨点敲打在庄稼上。老家那破旧的茅屋可就遭殃了,屋外大雨如注,屋内小雨滴答!我们一家老小齐上阵,努力地将漏水的地方全放上桶。一开始我还嘻嘻哈哈,觉得好玩,可是后来伴着“嗒嗒嗒”的雨声,我想:老家的屋子啥时候才能像我们无锡那儿的楼房一样,坚固而又舒适呀!

清晨雨停了,乡下的空气是那样的清新!可我一早起来要上厕所,天啊!爸爸把我带到屋后的“厕所”,那是竹篱笆围起来的一个小小屋子,环境太过肮脏,很多蛆虫在粪坑里蠕动着,我看了一眼,马上跑了出来,连再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了。我扯着喉咙喊爸爸,爸爸没有办法在地上挖了个坑,才解了我“一便之急”。

因为爸爸部队有事,我们住了两天就离开了,大伯用“马自达”把我们送到镇上车站,一路上我就像是坐上了“摇摇车”,这几天的经历让我对老家留下了不好的印象。

“果果,到家了,快下车!”大伯的喊声让我回到现实。眼前是一个高楼林立的小区,爷爷奶奶已在楼下等我们了。爷爷奶奶拉着我的手走进电梯按了11楼,一会我们就到家了。家里真宽敞啊,装修得比我们无锡的家还好看呢!电视墙上52寸的电视正在放着奶奶喜欢的戏剧,电饭锅里正煮着香喷喷的鸡肉。“果果,快来洗手间洗个手!”爸爸在喊我,我走进卫生间一看,“哈哈,再也不用爸爸挖大坑了!”我赶紧洗好手走到客厅,和大伯家的哥哥连上WIFI一起上网。

我问爸爸这老村新景是怎么来的,爸爸说当然是因为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好,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好啊!

(本文获“传红色基因、共话新时代、放飞青春梦”主题教育征文一等奖,发表时个别 文字有改动。)

编辑 芦宇

0

评论(0)